比亚迪
知识产权及法务处高级经理
赵杰
关注企业
企业logo
和比亚迪一起成长
专访知识产权及法务处高级经理赵杰
  作者:张爽

  2012年年末,恰巧是赵杰进入知识产权行业第十年。这十年的职场路,她是伴随着比亚迪知识产权部的成长一路走来的。而当年初出校园,青涩的女孩,已经在工作中磨砺成一位干练的职业知识产权经理人。

十载知识产权路

  据赵杰介绍,她本身是理工科出身,毕业时和一般毕业生一样,都想围绕自己的专业方向,做一些设计工作。2000年,甫离校园的她,怀揣着梦想踏上了南下的列车,从北京前往千里之外的深圳。

  初到比亚迪,赵杰从事的是设计工作,那时候公司主要发展电池业务,她也是围绕电池做设计。两年的时光飞快的流逝,她开始不安于纯粹的设计工作,想要探寻新的职业道路,于是转到行政部门。在那个过程中,她逐渐领悟,纯设计或纯行政,似乎都不是适合自己未来发展的方向。

  正当赵杰用力思索自己的前途之时,比亚迪遭遇了公司发展史上的一件大事--三洋和索尼分别在美国和日本对比亚迪提起了知识产权诉讼!这两起案件迅速得到公司的重视,不久后公司便决定,将当时的知识产权办公室扩建,成立知识产权部。这对于赵杰来说不啻于一个好消息,既有工科背景,又有行政经验的她直接转入新成立的知识产权部,由此进入了知识产权行业。(实际时间顺序为:2002年6月三洋在美国诉讼,2002年12月成了知识产权部,2003年7月索尼在日本诉讼)

  虽然此前对知识产权方面的了解不多,但是进入部门后,赵杰马上就开始跟进公司的这两个案子,同时一边工作,一边学习法律、知识产权、专利的相关知识。在学习的过程中,她不断的成长起来,越来越觉得这个行业特别适合自己,最终决定未来一定要在这个行业一直发展下去。

  赵杰感慨道,从2002年底到现在已经10年了,她跟着比亚迪,经历了比亚迪知识产权部门由小到大的发展变化,见证了公司的知识产权的政策,从最开始、最基础的专利累计策略一直慢慢发展到质量策略、围绕到项目管理策略、再到现在专利有一定积累,开始专利的运营和保护,一步一步走来,感触良多。

  “老实说,一路走来,整体还是比较顺的。”赵杰告诉记者,她一入行就遇到一位非常好的导师,就是比亚迪曾经的总经理--黄章辉先生。“他这方面的业务很熟,从进来就是他一直在带着我,我也是一步步做起来的,也是不断成长的。要说最困难的话,我觉得这应该是行业里所有人可能都会面临一个问题,就是要不断更新自己的知识,无论是在法律层面,系统知识层面还是企业管理层面。另外,在知识产权战略适应企业发展方面,不单要制定一套适合企业的知识产权政策和策略,还要去推行。这个过程中也会遇到来自各方面的阻力和问题,对一个人的管理水平、在企业中的协调组织和推动能力也有一定的要求。所以就要不断去学习,在各个方面都要提高。”赵杰说,在工作中,接过一个案子,抱着要把它做好,甚至要做赢的心态,压力也会比较大。

企业知识产权管理经验谈

China IP:能否请您介绍一下贵公司知识产权管理部门的发展概况?
  赵杰:比亚迪1997年就成立了知识产权办公室,但那时知识产权业务非常少。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2002年遇到海外诉讼。当时公司没有收到任何律师函,直接就收到了法院的诉状。在这种情况下,公司觉得以前的知识产权办公室太小了,知识产权累积也太少了,因此就开始筹划成立知识产权部。
  最初成立的时候,我们是一个部门,下面分三个科室,加起来也就十几个人。发展到2007年,我们就从部上升到处级单位,下设知识产权部和法务部,知识产权部下面又设了4个部,分别负责不同的业务。。知识产权部门现在有五十几位员工。业务包括全球专利布局、管理、保护、运用以及全球商标的管理,还有一点版权。
  

China IP:知识产权部门成立后,公司组织过相应的培训吗?
  赵杰:我刚进部的时候,人比较少,知识产权局或者是省级、市级组织的培训,我们都会参加,后来部门成员多了,就请老师到公司内部做培训。我们把新入职的员工分为两种:一种是知识产权工作人员,另一种是工作内容和知识产权相关的员工。
  对于前者,因为部门成立之初要求专利人员有理工科背景,因此培训内容主要是相关知识产权法律知识。基本进行一个月培训再上岗,上岗之后再‘传帮带’,三个月后基本就是自己承担工作,再有问题,可以在小组内探讨、学习。我个人觉得国家的代理人考试,其实是促进系统学习的一个很好的方式,不管能否考过,只要真正用心复习,都能对专利方面的知识体系有所把握。
  对于后者,我们会培训他基本的法律、知识产权知识。比如说市场人员在做市场的开拓时,要注意哪些跟知识产权相关的法律问题;采购人员在采购过程中跟产业链各个供应商接触时,要注意哪些知识产权问题,都有单独的培训,更侧重他们本身的应用角度。
  

China IP:在您现在工作中,涉及到与研发部门的沟通,在这方面您有何经验分享?
  赵杰:首先,培训和意识要有,公司所有的技术人员,必须知道专利,否则他就不会想到跟你沟通。他要知道我做的东西要先拿到权利再进行公开。第二,就是公司的系列制度规范一定要到位。制度出台后,还要保证他们能够理解。有了制度,还必须有可执行的工作流程,比如技术人员开发出的成果在以任何形式公开前,必须经过一个程序,让知识产权部门来评定要不要公开,要不要作为商业秘密,要不要申请专利等等。如果申请专利,申请完了之后,他才可以按照程序往下走,去制作样品、对外宣传、参加展会。
  

China IP:您认为,一个成熟的知识产权部门在企业管理中应该扮演怎样的角色、发挥怎样的作用?
  赵杰:我觉得知识产权工作就是为了让公司在行业内能走得更好,而起到保护和增强市场竞争力的作用。在公司很多决策方向上,你不得不考虑知识产权的一些问题,比如公司要投入一个产品,可能会考虑这个产品有没有前景,市场上的因素在哪里,未来客户在哪里,技术的难度在哪里,法律风险在哪里,这个技术会不会未来掉在别人的专利保护、法律框架内。从这些方面给公司的决策者提供参考,尽量避免发展中的麻烦。再就是知识产权事实上就是一个游戏,西方国家玩100多年了,游戏规则定在那儿,我们要适应这个规则,然后按照规则玩的更好,这里面要做很多工作。
 

China IP:三洋和索尼案后,很少见到比亚迪在国外的诉讼了,这是什么原因?
  赵杰:原因很复杂,我觉得从大环境来讲,2000年到2005年之间,中国的企业尤其是一些外向型企业,普遍遇到一些涉外知识产权诉讼,那时中国刚刚要发展起来,而海外市场已经意识到中国企业要来占领市场,而中国知识产权做的又不是好,人家就先拿这个武器来打你。这些公司遇到官司,立马进行知识产权保护。到了最近这五年,大家都累积了很多专利,国外企业再发起诉讼,就不得不担心反诉讼问题。
  从小环境来看,比亚迪2002年底至2003年初,公司开始实行内部知识产权策略,累积专利量,到了2003年后半年又开始对一些重点的领域和重点项目进行前期调查,规避能够前期规避的法律风险。
  从行业角度看,我们现在在电池领域不仅销量全球第一,技术水平也已非常领先了。现在已经有国外的大公司,专门想买我们的技术,找我们来谈,所以诉讼少是可以理解的。而汽车领域的诉讼本身就不多。
  

China IP:您刚才提到了,2002年、2003年比亚迪的知识产权战略,现在公司的知识产权战略有何变化?
  赵杰:战略是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和理解,总结未来几年可能要走的方向,最后才能提出的。所以,我们的知识产权战略,就是“持续积累、合理布局、有效防御、灵活运用”这16个字其实在2006年才成行。但是在2003年到2006年期间我们就有一个想法,就是必须要做积累,因此重点就是专利量的倍增计划。2006年,我们开始转型质量,推行了质量稳步提升计划,还有重点领域的专利布局。也就是说,我们开始以项目为主,围绕重点项目布局。
  

China IP:资料显示,2011年,比亚迪平均每天要申请3-4项专利,累计的专利实施率达80%以上。公司是怎样实现这么高的专利实施率的?
  赵杰:就像我说的。我们前三年倍增的时候,只要符合专利性,符合授权性,又跟我们产业相关,我就会申请专利。累积结束后,就是专利质量提升,重点侧重于项目。这时,这个项目可能就是未来要实施的项目,我们才会投入人力、物力、资源去研发和保护。这样实施率肯定就会很高。另外,有些企业的专利放在那搁置,有可能是一种提前的预期布局,因为我们也有这种考虑。就是有一些专利可能自己确实不会用,但是,为了避免将来会被别人为了规避自己技术而使用,我有可能把它申请成专利,形成专利布局网。我们会围绕一个项目,搞一系列的案子。这些案子和案子之间,专利和专利之间有一定的联系。但是,真正实施的使用的,可能只是最好的。
  

China IP:在汽车、新能源等竞争激烈的领域,跨国公司早已进行了专利布局,但是我们看到,2003年进入汽车领域,不到10年,比亚迪就成为家喻户晓的自主品牌。请问比亚迪是怎样突破封锁、形成了知识产权优势的?
  赵杰:汽车是传统行业,专利保护最长20年。说实话2003年进入汽车市场,1983年前的基本技术都可以让汽车跑起来了。还在保护期的技术大部分属于汽车电子方面,汽车性能的进一步优化,安全性或者高端车的驾驶舒适性等。比亚迪刚进入汽车行业的时候,前3年都没有推出自主车型,主要就是在研究、学习、投入。
  而对于比亚迪来说,虽然进入汽车行业才10年,但其一直致力于研发,尤其是新能源,电动车领域,更是具有强大的技术优势,拥有大量专利。在动力电池、电池系统管理、电机以及车辆传动和控制等方面优势集中,布局大量核心专利。
  另外,在进入汽车行业时,比亚迪已经开始重视知识产权工作了。我们从那个时候开始,就在分析,就在布局。在这方面我们非常有信心。
  

China IP:您从大学毕业,就一直在比亚迪工作,至今已有10年了,您有没有想过换工作、或者回到北京发展?
  赵杰:现在工作10多年了,一直没在父母身边照顾父母,有时候确实会想,。但是在一个地方生活久了,有了自己生活圈子和生活方式等,要回去(北京)要做很大的一个心理决定。
  最主要的是,比亚迪的发展速度也吸引我留下来。从我进入公司直到2008年、2009年左右,公司每年从规模、人员、到销售额等方面一直在倍增,之后也一直保持很快的发展速度,所以在公司总是能接触不同的东西,机会也特别多。
  另外,比亚迪也为员工提供了很好的内部流动平台。对于我来讲,虽然一直是在同一个公司,但是因为分别做过设计、行政和知识产权工作,也感觉像换过三份不同的工作一样。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名企知识产权经理人”栏目集中了各家名企中的知识产权精英,旨在创立提供一个自由交流知识产权观点的平台。展示知识产权经理人的独特风采。
 
精英齐聚,百家争鸣。欢迎各名企知识产权经理人积极投稿。
投稿热线 010—52188215
Email anne.zhang@hurrymedia.com

据悉,正在修订中的《专利法》四修,拟将恶意侵权专利赔偿额度从原有的最高三倍上限调整到最高五倍,五倍赔偿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赔偿额度,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考虑过
合理,打击侵权,确有必要
不合理,赔偿过高,国际上并无先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