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普企业
高级律师
梁帆
关注企业
企业logo
专访惠普企业高级律师梁帆
勤奋钻研 锐意进取
  作者:孟令豹 China IP
 
  毕业于美国西北大学法学院,法律博士,曾就职于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担任知识产权管理部部长一职,在职期间,建立并管理知识产权管理部,下设知识产权管理科和商务科;处理并购沃尔沃后的知识产权整合事宜;为专利申请和专利侵权风险管理建立并推行内部流程和奖励制度;发展并管理了大型专利组合;在研发流程中管理专利侵权风险,为管理层决策提供专利风险意见,监控竞争者专利申请状况。现就职于惠普企业,担任高级律师一职,负责为亚太区所有产品线提供知识产权咨询;指导亚太各国家和地区的律师进行商务活动中的知识产权条款谈判;参与多起商业并购中的知识产权谈判;领导商业并购后亚太区的知识产权整合;领导亚太区的知识产权诉讼,包括中国的专利诉讼和新加坡的商业秘密调查。
 
  接触了解梁帆先生后,贝弗里奇的一句话倒映在我的脑海:聪明的资质、内在的干劲、勤奋的工作态度和坚韧不拔的精神,这些都是科学研究成功所需的其他条件。梁帆丰富的职业经历仿佛就是这句话真实的写照,2004年从武汉大学毕业后直接进入华为公司担任C D M A全球产品行销部的产品经理,负责海外的技术交流和招投标工作。基于大学期间完成的美国法学院入学考试,他2005年8月进入美国西北大学。
 
  梁帆拥有着丰富工作经验,现为惠普企业高级律师,主要负责负责为亚太区所有产品线提供知识产权咨询(专利和商标申请除外)、亚太各国家和地区的律师进行商务活动中的知识产权条款谈判、起草并沟通标准专利组织的知识产权政策、参与多起商业并购中的知识产权谈判、商业并购后亚太区的知识产权整合、亚太区的知识产权诉讼等工作。梁帆于2010年9月加入吉利汽车。2010年吉利汽车从福特汽车手里收购了沃尔沃汽车,这次收购经历了长期困难的知识产权谈判。并购完成后,吉利汽车准备筹建知识产权部,并购律师这时联系到梁帆,询问其帮助吉利汽车组建知识产权部的意向。当时他也为吉利汽车收购沃尔沃而非常振奋,而且考虑到在这种跨国公司组建知识产权团队的机会非常难得,最终决定来到杭州加入吉利,创立了其知识产权部并担任部长。在谈论自己离开律所而加入吉利、惠普的工作变动时,梁帆说:“在吉利的经验非常宝贵,我不仅亲身操作了并购沃尔沃这种大型项目的整合工作,而且组建了一个30人的部门同时负责知识产权和商务谈判。这里包含了知识产权各的工作,其中既有组建专利风险预警系统,也有管理大型专利组合的挑战,既有和外国律师的周旋谈判,也有沃尔沃落地项目中向商务部的总结汇报。这种从企业战略出发的全方位各种角度思考知识产权的经历对我历练很大。我离开杭州来到北京的原因主要是我太太找到了中央美院的教职,考虑这一职位来之不易,所以我来北京开始新的工作。作为摩根路易斯律所在国内唯一的知识产权律师,这一平台也给了我广泛接触国内企业,了解其知识产权需求的良机。去年年底时惠普企业联系到我,惠普企业并购最近较频繁,急需一名律师负责亚太区非申请类的知识产权业务,我一直对知识产权交易有浓厚的兴趣,也非常看重惠普作为老牌高科技企业搭建的管理体系和平台,于是决定加入惠普企业。”
 
  在比较律所和企业的知识产权相关工作的不同时,梁帆说:“一般而言,律所更看重业务的精深和熟练以及和各种客户沟通的能力,企业更看重对企业战略的把握、筹划能力和学习能力。律所需要在业务上的精通以应对不同企业的需求,企业则更需要对企业需求的准确把握和对知识产权各方面业务的快速学习能力。举例来说,做律师时,我代表中国企业参与了多个知识产权诉讼,这里的挑战一方面是把握诉讼上共通的元素,一方面是迅速了解各企业和诉讼相关的事实、诉求和以及和企业的快速沟通。而在代表企业参与并购时,对企业知识产权人来说,对企业内部的诉求要有非常精确的把握。当企业达到了一定规模,各个部门各个业务单元各国家的 分公司都会有自己的诉求,那么企业内部的知识产权人就要准确把握各方的诉求,找到好的解决方案;而在把握企业诉求的基础上,知识产权的业务可能是五花八门的,从域名到专利到商业秘密无所不包,这就对企业人的快速学习能力提出了挑战。”
 
  所有知识产权的业务都离不开两个要素:一个是法律上的挑战,一个是客户事实上的挑战。在事务所内部和法律更近,在企业内部和客户更近,近有近的挑战,需要了解更深入,远有远的挑战,需要学习更迅速。梁帆在富理达律师事务所是处于打基础的阶段,美国大所严谨的成长体系给了他对专利撰写和分析的扎实训练。在吉利汽车,梁帆第一次感受到了知识产权是如何深入影响企业的运营、甚至不夸张的说,如何影响企业成败的。吉利收购沃尔沃可以说是国内最复杂的一次知识产权并购,并购后公司内仍然有各种艰难的磨合,这种磨合也凸显了很多知识产权是如何影响公司各环节运营,其实这种影响很大程度上是大家习以为常而不察的,但是在新的管理方式和文化理念的冲击下,在业务合作和技术沟通需求的倒逼下,大家都第一次感受到:原来知识产权是这么影响公司的。摩根路易斯提供的机会让梁帆得以在美国专利诉讼上得到了顶级律师的指点,同时也广泛了解了国内各企业(从创业企业到央企,再到大型民企)对知识产权的不同需求。在惠普企业,梁帆得以了解亚太各国家和地区的知识产权实践,以及美国成熟企业在知识产权管理上的方法。总体而言,梁帆觉得最重要的收获是其得以从不同的角度思考知识产权和企业的关系。经手过各种琐碎的事务,也参与过一些听起来高大上的业务;有各种紧急的救火经历,也有长远的谋划。梁帆觉得律所和企业的工作是相辅相成的,企业工作能帮助律所准确的把握客户需求,律所的工作经验能企业人员了解其他企业的工作模式并从中汲取营养。比如其在清华讲授企业专利战略时,企业的经验让他深入了解企业各种战略和商业思考,而律所的经验又让其可以从广度上把握企业专利战略的发展趋势。
 
  作为一个具有丰富经历的从业者,梁帆希望能在两个方面加强自己的工作,一是专利的转让和许可,惠普的专利交易量一直是世界前茅,2015年是世界前五,他2016年参与的较少,2017年希望在这方面能多做些工作;二是惠普企业近年来并购业务不断,预计会有更多的并购业务需要我来处理。对于知识产权从业人员,梁帆也提出了几点期望:第一,快速消化吸收知识产权新动态、新知识、新业务的能力;知识产权经理人的业务范围往往是根据企业的发展不断变化的,所以经理人迅速学习新知识的能力非常关键;这种学习有急有缓,比如说如果公司有进入某个新领域的长期规划,那么经理人应该慢慢加强这个领域的知识储备;如果突然出现经理人熟悉领域之外的业务,例如境外并购或知识产权诉讼,则需要迅速学习该事项中比较重要的内容;比如,梁帆在惠普企业碰到了一个潜在的东南亚的商业秘密诉讼,他紧急研究所在国的商业秘密法律和实践和我所熟悉的中美法。第二,要有进行不同层次的沟通能力;经理人同时要经常接触公司的领导层、公司业务部门、其他律师、外部律所/代理所等不同类型的人群;在和不同类型的人群接触时要及时把握对方对沟通内容背景的理解,比如对律所需要让其准确把握企业的需求,而对业务部门则要简明地解释和其业务相关的方案和后果;如果和领导层沟通,过多使用行业术语难免影响沟通质量;而和律所/代理所沟通时,如果做过多保留,很多时候服务机构很难准确把握企业需求,既容易做无用功,又容易在方向上有偏差。第三,要善于未雨绸缪,具备长远规划的能力;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这句话对公司知识产权经理人特别适用;一个企业知识产权部门的人员配备是大致固定的,但是业务往往起伏很大;经理人要主动了解公司的发展动态,预测未来的业务需求,必要时主动争取足够的资源,这才能避免业务高峰期的时候捉襟见肘。
 
  梁帆结合国内外企业知识产权行业相关工作经验,认为国内知识产权管理已经做得非常不错了,从业者在国内从事知识产权工作确实面临一些特有的挑战。第一,知识产权战略的思考宜琐碎不宜统一,这可能和很多人的想法背道而驰,然而梁帆坚持自己的看法。企业是复杂的,每个部门都有自己的需求;知识产权经理人要从具体、实际甚至互相矛盾的各个诉求入手,这里免不了很多的沟通、汇报和妥协;从某种意义上讲,一个企业的知识产权管理的进步是水磨工夫,不是大跃进。第二,多注重防范风险,在国外尤其是美国,知识产权诉讼多发且金额巨大,知识产权风险的防范意识是刻在经理人骨头里的;国内的法治环境还在快速改善中,过去很长一段时间的做法未必适用,未来的知识产权风险一定会有更频繁的爆发;知识产权经理人怎么调动内部和外部的资源,既考验经理人的技巧也考验他的热情。第三,多参与学术活动,我国知识产权发展非常快,很多企业面临的或即将面临的问题都是有共通之处的;参与学术活动有助于从理论上把握知识产权的挑战,从而为下一步的发展作好准备。善战者无赫赫之功。无论做律师还是在企业内部,将问题无声无息地解决掉才是知识产权工作的最高境界。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日前,最高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乔丹”商标争议行政纠纷10件案件,你觉得判决是否合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