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产权事业回顾与展望

通过对数十位代表性人物的采访报道,全面总结十年来知识产权及相关事业发展的得失;充分展示十年来知识产权相关各行业取得的辉煌成就;深入探讨下一阶段政府与企业将要面临的机遇与挑战。

主办单位

  • 中国日报社
  • 《中国知识产权》杂志
  • 《东方之子》杂志

邀请嘉宾

  • 阎晓宏 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国家版权局副局长
  • 汪 洪 北京市知识产权局局长
  • 吕国强 上海市知识产权局局长
  • 蒋志培 原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庭庭长
  • 朱永德 中国电影著作权协会理事长
  • 戈 峻 英特尔中国区执行董事
  • 常艳丽 罗思中国
  • 久村春芳 日产汽车执行董事
  • 约翰·霍金斯 创业产业学之父
  • 潘大龙 欧盟驻华代表团知识产权官员
  • 欧约翰 英国知识产权局CEO

支持单位

  • 中国版权协会
  • 中国软件行业协会

合作媒体

朱永德

  经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同意,新闻出版总署(国家版权局)批准,民政部核准并变更登记,

  “中国电影版权保护协会”已于2009年10月23日起由行业维权组织转变为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更名为“中国电影著作权协会”。该协会理事长、法定代表人朱永德接受了本刊专访。

  筹建集体管理组织的漫长历程

  China IP: 贵协会的前身是中国电影版权保护协会,它成立的背景和过程是怎样的?

  朱永德:近年来,我国电影产业化进程不断加快,社会各界投资电影市场信心加强,国产影片数量逐步增加,质量稳步提升,发行机制与院线制改革使电影市场露出良好势头,国产片的市场占有率大大提高。但是,威胁中国电影生存与发展的问题也越发严重,盗版影片泛滥成灾,将正版电影市场和音像市场挤压得越来越小。随着科技的发展、电影传播媒介和领域的不断扩展,电影作品的权利人自己难以行使权利的领域(如网吧、宾馆、交通工具等等)越来越多。特别是进入网络时代后,许多新媒体开始使用电影作品,并影响了电影作品已有的发行模式和收益。大量网吧和网站向终端用户提供电影作品并从中获利,可是电影权利人却没有获得分文补偿。有些想要付费的使用者,由于无法以较低成本获得大量影片的播映许可,便轻信一些宣称享有电影作品权利的中介公司,以极其低廉的价格获得假授权。这不仅损害了电影版权人的权益,纵容了盗版,更加扰乱了电影作品版权交易的秩序,不利于电影产业的长远发展。面对日益猖獗的电影盗版市场,为协调全行业反盗版行动,广大电影人纷纷呼吁尽快成立电影版权保护的行业组织。在2003年12月召开的全国电影工作会议上,广电总局领导提议以中国电影制片人协会等单位的名义发起筹建中国电影的维权组织。2004年4月召开的中国电影制片人协会第七次会员大会,通过了关于筹建中国电影版权保护协会的决议。发起人为中国电影制片人协会、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协会、中国城市影院发展协会和中国音像协会会员包括中国电影集团公司、上海电影集团公司等50多家国内主要制片单位。2005年8月29日中国电影版权保护协会正式成立。

  China IP: 协会成立后为什么用了4年的时间才转为集体管理组织?

  朱永德:当时我们原拟建立一个类似于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那样的电影作品集体管理组织,但由于在协会筹备期间,《著作权集体管理条例》还没有公布实施,国家版权局只能同意建立著作权行业维权组织。为此,国家广电总局决定先建立起行业维权组织,待该《条例》出台后,再转为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中国电影版权保护协会正式成立时,《著作权集体管理条例》已颁布实施,协会理事会决定,从2006年起开始筹备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此后3年间,协会为此进行了大量的调查研究,广泛听取权利人、使用者、电影专家、法律专家、各地电影、版权行政部门和兄弟行业协会的意见。在此基础上,根据《著作权集体管理条例》的要求修改了协会章程。后上报国家广电总局审核,并报国家版权局,提出将协会由行业维权组织转为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的正式申请。国家广电总局领导指示,由电影局、法规司、社管司、计划司等部门对协会制定的各项文件,多次组织讨论,提出意见。协会据此又对相关文件进行了多次修改,在征得会员同意后,于2008年7月报国家广电总局审批。国家广电总局审核同意后,于2008年8月发函商请国家版权局批复。2009年7月20日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国家版权局)函复,同意中国电影版权保护协会由行业维权组织转变为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并更名为中国电影著作权协会。2009年10月23日民政部批准协会更名,并为之办理变更登记。至此,中国电影版权保护协会由行业维权组织转变为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的报批工作已基本完成。从2009年10月24日起,协会可以以中国电影著作权协会名义开展工作。

  China IP: 从行业维权组织转变为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在内涵上有怎样的变化?

  朱永德:我们从原来的行业维权组织转变为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主要是增加了两大功能。一是依据《著作权法》和《著作权集体管理条例》,经权利人授权,集中行使电影作品的放映权、广播权、出租权、信息网络传播权、复制权等权利人自己难以有效行使的权利,并以自己的名义与使用者签订许可使用合同,向使用者收取使用费,向权利人转付使用费;二是以我们自己的名义进行涉及电影著作权或者与电影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诉讼、仲裁等活动。

  China IP: 针对社会各界普遍关注的收取电影作品版权使用费一事,协会都做了哪些准备工作?

  朱永德:早在协会筹备期间,我们就经过反复讨论、推敲,数易其稿,形成了《电影作品著作权集体管理使用费收取标准》(草案)、《电影作品著作权集体管理使用费转付办法》(草案),印发各会员单位征求意见并再做修改后,提交理事会审议并报主管部门批准。去年,我们专门围绕此项工作展开了一系列准备活动:一是就将来在收费过程中可能遇到的一些问题向有关政府部门请示,同时向司法部门请教,希望获得各方面的指导和支持;二是上门请教或邀请各集体管理组织到协会座谈,向他们取经,听取他们实行著作权集体管理工作的经验,并共同研究、解决著作权集体管理工作中存在的问题;三是与使用者沟通,对向网吧提供电影作品的网络公司进一步调研并邀请网尚、网乐、五洲回响、宽域等网吧院线,共同探讨向网吧收取电影版权使用费的相关事宜;四是与山西、上海、广东、北京及河北等地的版权、电影、文化、交通等主管部门、相关行业协会、使用者团体等联系,洽谈电影作品版权使用费收取工作。目前,已与山西达成使用费收取合作意向。

  China IP: 协会今年将如何着手开展电影作品版权使用费收取工作?

  朱永德:按照《著作权集体管理条例》的相关规定,协会准备于春节后召开会员大会,选举新一届领导班子并通过协会章程、收费办法、转付办法等一系列文件。在收取版权使用费方面,我们今年也制订了几项工作计划:近期将电影作品著作权使用费收取标准和转付办法上报国家版权局,申请公告;会员大会期间与权利人签订委托管理授权合同;重点开展对网吧和交通工具的收费;因地制宜地选择具有收费资格的优质机构洽谈合作事宜,落实收费工作,全年力争签约省市数达到20个;加强财务管理,按转付办法及时足额地将使用费转付给权利人。

分享到: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