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是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非常吸引眼球的两个词,并与“增加公共产品、公共服务”一起被列为政府推动经济升级的“双引擎”。作为一名法律人,笔者更关心万众创新的法律保障制度。

“一流企业定标准、二流企业做品牌、三流企业卖技术、四流企业做产品”,NPE和专利“聚合”公司这种专利经营模式打破传统思维,甚至可以说优于标准和概念。


近日,琼瑶阿姨写了一封举报信,举报于正编剧、湖南卫视正在播出的《宫锁连城》侵犯了自己《梅花烙》的著作权,要求广电总局查处,并提供了部分证据。对此,于正否认抄袭,而是认为纯属巧合。


有人认为要考虑加多宝公司对这条广告语的贡献,有的认为要考虑这条广告语所指向的商品;有的人认为这条广告语所指向的商品是王老吉凉茶,有的人认为该条广告语所指向的商品是加多宝制造、王泽邦配方的红罐凉茶。


  目前,多数专利申请都是交由专利代理人完成的,因此,专利代理的质量很重要,这直接影响到取得专利权的可能性、取得专利权的质量等,甚至对后续维权都会产生重大的影响。


就本文讨论的案例而言,外观设计专利侵权案件,由于诉讼标的额不大,一般都是由中级人民法院管辖,但到底是由被告所在地的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管辖还是展览会所在第的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管辖,这其中就需要进行诉讼筹划。


时至今日,不同国家对辅助因素在专利创造性判断中的使用时机仍然有不同认识,我国也缺乏统一的认识。笔者认为,辅助判断因素的作用决定了其使用时机,不同作用的辅助因素应当有不同的使用时机。为了规范我国专利授权确权审判实践中专利创造性判断辅助因素的使用时机,笔者拟在本文中简要论述上述观点。

  外国公司在中国启动知识产权诉讼,首先宏观上要考虑要不要起诉问题。对于小范围、后果不严重的侵权,可能通过律师警告函、行政机关投诉等形式也能达到制止侵权的目的。对仿制产品严重影响自己主要产品市场的,那要豪不迟疑提起诉讼。


  自贸区的长期趋势必将是一个更自由、更方便、更活跃也可能是鱼龙混杂的地方,入住的企业要秉承诚信原则,要有自己的核心知识产权,在更自由的地方充分地竞争终究还是验证那句古话:打铁还需自身硬。


反盗版联盟集体发动诉讼其实是各视频网站在来自百度的共同威胁下抱团取暖,狙击的真正目标是爱奇艺上市。
 


1 2 3 4 5 6 7 8 跳转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