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宿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知识产权总监
黄克伟
关注企业
企业logo
专访网宿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知识产权总监黄克伟
审时度势 决胜千里之外
  作者:吴湖军 China IP
 
  西南政法大学知识产权方向法律硕士。拥有丰富的10年跨国企业知识产权工作经验。2013、7月至今供职于网宿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负责公司全球知识产权体系管理,主要包括专利体系、商标。制定知识产权各类业务规范,搭建并完善公司专利、商标、版权、商业秘密管理和保护体系,指导其他各业务相关部门的知识产权工作;搭建公司国内和和海外的知识产权风险防控体系。建立并完善公司采购、研发、产品、市场、销售、售后等全套环节的知识产权嵌入及保护机制。参与签订或审核涉及知识产权内容的各类合同、协议,建立知识产权合同审核和风控机制;2014年工作至今,带领网宿科技先后获得“上海专利示范企业”、“上海知识产权优势企业”、“国家知识产权优势企业”“中国专利优秀奖”等地方和国家级荣誉。
 
  优秀的人也许个性迥异,但多数有着相同的韧劲:只要是想做成功的事,就会尽全力去做,有希望就不会放弃,有机会就要把它抓住。生活中乐观自信的黄克伟,对待工作也有着这样不变的原则。
 
  基于兴趣和职业发展的需要,2005年,工科毕业的黄克伟考入西南政法大学继续攻读知识产权法律硕士,丝毫没有大多数人在职业选择上的懵懂茫然,他对自己的职业规划有着清晰的认知。自2007年入行以来,从中兴到网宿,从海外到国内,从单枪匹马到带领团队,黄克伟总是能够准确把握自身优势和行业脉搏,赢得发展先机。凭着一股韧劲,一路走来,已有10年跨国企业知识产权工作经验以及4年海外工作经验的黄克伟在专利资产储备、管理和运营、企业知识产权风险预防和管控、欧美重大知识产权案件应对和策划等领域翘楚业内。
 
  中兴7年 苦练内功
 
  中兴通讯是全球领先的综合通信解决方案提供商,在黄克伟的眼里,它是国内屈指可数的国际化大企业之一。本科毕业时,因为身边有很多同学去了中兴,读研期间的黄克伟就开始密切关注中兴的校园招聘,并于2007年如愿以偿地加入中兴。最初的两三年,黄克伟主要负责公司业务研究院、产品线国内及欧美专利申请及维护、产品级知识产权管理、风险管控、预防及应对。从细致基础的产品线知识产权运营做起,他一步一个脚印,埋头一干就是7年。至今,他依旧亲切地称中兴为自己的老东家。“由于在海外扩张过程当中不断遇到知识产权问题,中兴对 知识产权的重视与日俱增,对知识产权的投入逐年加大,知识产权团队渐具规模,最多的时候有一百好几十人。”采访中,黄克伟坦言,他很感谢这段时间的学习和锻炼,“在中兴的七年时间,属于苦练内功兼修外功,也就是在这里,我完成从一个刚出校园的学生到知识产权经理人的蜕变。”
 
  除了公司内部知识产权环境所带来的驱动力,黄克伟还抓住了一次不可多得的海外培训机会。为了更好地应对呈指数型增长的 海外诉讼和许可谈判,加强海外运营人才的培养迫在眉睫。中兴知识产权部和美国几个知名的律师事务达成协议,安排一批内部人员去美国律师事务所实习。而从百余人规模的知识产权团队中挑选6个实习名额,竞争可谓异常激烈,“我记得先是从每个科室(20人左右)推荐2到3名,再依据候选人的英语沟通能力、工作业务模块、工作业绩、领导和同事评价等多个因素进行综合排名选出前6位,我当时还是比较幸运的,以总分第一被选中。”回忆起那次培训机会的获得,黄克伟谦虚地把自己的完胜归结为幸运。
 
  正是这次来之不易的海外培训,奠定了黄克伟在此后的海外诉讼项目中屡获佳绩的基础。他说:“现在回过头来看,美国之行在我的整个职业生涯具有较为重要的意义。他们的培训是比较正规的,有一套完整的培训体系,涵盖了专利申请、专利分析、专利诉讼、商标注册、域名管理等主要知识产权相关业务,老师都是律所合伙人、资深的专利代理人和律师,他们不仅传授知识,也会教整套的思维和方法体系,例如如何更深入、更有效率地去做实际业务等等。”
 
  海外诉讼 风雨兼程
 
  21世纪初,中国科技企业开始大举进军国际市场之际,在欧美也开始不断遭遇来自国际竞争对手的知识产权打压,从此,以华为、中兴为代表的中国公司与国外企业的专利诉讼便频频见诸报端。黄克伟在中兴任职的2010年至2013年间,公司的海外专利诉讼和专利许可谈判呈现爆发式的增长,海外知识产权运营环境可谓四面楚歌。
 
  2011年初的一场惊心动魄的诉讼风波,在黄克伟的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华为和爱立信分别在德国、意大利和法国等国家起诉中兴侵犯了其专利,涉及中兴在欧洲无线和终端市场的核心产品,一旦被法院认定侵权,对中兴的打击几乎是致命的。为此,中兴组成了专门的应诉团队,黄克伟临危受命,负责德国案件的处理,“基本上所有的专利诉讼都有两条主线,一条主线是法院的侵权程序,另一条主线是专利局的无效程序,所以我们当时除了做不侵权抗辩以外,还花了相当多的时间做专利无效。”他语气平和地描述着那场绝地反击策略,仿佛昨天历历在目。初次答辩前,黄克伟和他的团队花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进行检索,但都没有找到能证明对方专 利无效的现有技术。谈到后来如何扭转战局时,他格外自豪:“我们没有放弃,在进行多次检索和重复对比的情况下,最后找到了一件很不错的现有技术,公开日只比对方的专利申请日早几天,但足以使无效抗辩成立。对方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公司打了一场漂亮的胜仗,团队还获得了由总裁亲自颁发的‘总裁荣誉奖’。”
 
  当然,在跨国企业知识产权领域工作长达10年的黄克伟所经历的这种实战比比皆 是。他从这些实战中也看到了域外诉讼理论研究的重要性,而丰富的诉讼实务恰好给了他进行重大法律问题课题研究的案例支撑。处理好海外诉讼业务之余,通过对比研究和相似案例的法理分析,黄克伟和团队先后完成了《中美德三国专利无效制度研究》等五项理论成果输出。
 
  携手网宿 长风破浪
 
  专利申请和专利诉讼是知识产权经理人从事专利工作最主要的两大模块,中兴的七年时间,黄克伟打下了夯实的基础,但出于职业发展的考虑,他选择从单纯负责业务的角色里脱出身来,站在一个更高的视野从整个公司战略的角度去做知识产权。“网宿科技正好能够给我提供了这样一个机会,近几年来中国互联网的发展日新月异,各类互联网公司都需要一个平台为其业务做支撑,包括提供云加速、云分发、云安全等多项业务,而网宿科技就是提供这类业务的公司,所以我非常看好它的发展。”黄克伟说,“事实证明我的判断是正确的,2013年以来,网宿科技每年的销售额和净利润都翻倍地增长,2015年净利润8个多亿,2016年预计会到15个亿左右,公司的市值在创业板中也是稳居前茅,目前已经超过500亿。”
 
  作为知识产权总监,黄克伟负责网宿科技的全球知识产权管理,包括专利、商标、著作权、商业秘密等体系。刚刚适应职务转变时,黄克伟坦言,自己的压力来自于需要统筹考虑整个公司的业务,并且能够抓住其中的重点,细致而有条理地进行体制构建。黄克伟饶有兴趣地向记者介绍了网宿科技的一项富有特色的专利分级管理制度:“该专利分级管理制度应该说贯穿了公司专利申请及授权后专利资产管理的始终,在专利申请前期,我们就会对该专利打上标签,即根据三个大的价值维度(技术性、商业性、法律性)和近三十个小方向对专利进行综合价值评估,并标注在专利申请开始的流程中。依据不同价值的评估结果投入不同的人力财力。”而其中的专利价值评估制度主要就是由黄克伟主导完成的。
 
  近几年,网宿科技的业务发展飞快,尤其是海外的市场拓展已经做得风生水起,在搭建国内和海外的知识产权风险防控体系过程中,4年的海外工作经验给了黄克伟很大的启发,他认为,海外知识产权风险尤其是专利诉讼风险是重中之重,“在C D N行业部分,海外做C D N的公司通常专利储备非常雄厚,且拥有大量的基础性专利,全球行业龙头公司在美国已经向C D N行业的主要竞争对手均挑起过专利争端。因此,我们预计未来几年,网宿科技的海外专利纠纷在所难免。”
 
  今年是黄克伟加入网宿的第四个年头,也是这一年,他开始为人父,繁忙的工作之余,享受着见证宝宝成长的乐趣,“儿子是我的开心果,虽然现在不到一岁,但是特别可爱,逗他就笑。”谈到爱子,他的微笑里满是慈父的疼爱。其乐融融的家庭,偶尔邀上三两个知心的好友,聊天、旅游,喜欢烹饪的他,也将生活和工作料理得活色生香。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据悉,正在修订中的《专利法》四修,拟将恶意侵权专利赔偿额度从原有的最高三倍上限调整到最高五倍,五倍赔偿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赔偿额度,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考虑过
合理,打击侵权,确有必要
不合理,赔偿过高,国际上并无先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