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时代风潮 行正确之事——对话华诚知识产权服务团队

总第190期,张翼翔 China IP发表,[其他]文章

乘时代风潮 行正确之事——对话华诚知识产权服务团队

张翼翔 China IP

诚信 思远 敬业 进取

华诚始终严格控制其服务流程与品质管理,谨守一流涉外法律服务机构之风骨与水准,在商事战略布局、企业运营与管理、合规、知识产权代理和权利商业化、诉讼和争端解决等传统业务领域以及互联网+”等新兴法律业务领域都积累下了出色的业绩,广受各行各业客户的认可与好评。

20世纪90年代,我国知识产权法律制度迈过起步阶段,走向加速发展。经历《专利法》《商标法》的先后修改,知识产权立法的体系化程度一步步加深;相对应地,知识产权法律服务市场环境也逐渐走向成熟。1995年,华诚律师事务所前身公信律师事务所成立,随后1998年公信律师事务所正式更名为华诚律师事务所,成为中国最早的合伙制律师事务所之一,同时也是全国最早获得涉外知识产权代理资质的律所之一。搭乘时代风潮,华诚由此开启了一条近三十载的荣誉之路。

如今,华诚已发展成为由华诚律师事务所、华诚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等多个实体组成的法律和知识产权服务综合体,分支机构遍及北京、香港、哈尔滨、兰州、烟台、广州、苏州、池州、郑州、成都、东京等国内外城市,人员规模已逾400名。秉承“诚信、思远、敬业、进取”的企业文化,华诚始终严格控制其服务流程与品质管理,谨守一流涉外法律服务机构之风骨与水准,在商事战略布局、企业运营与管理、合规、知识产权代理和权利商业化、诉讼和争端解决等传统业务领域以及“互联网+”等新兴法律业务领域都积累下了出色的业绩,广受各行各业客户的认可与好评。自2016年度至今,华诚已六度荣获“中国杰出知识产权服务团队”荣誉称号。为此,China IP邀请到了两位华诚合伙人张黎明律师与刘一舟律师,与他们共话华诚的昨天、今天与明天。

把握时代脉搏 稳定成就辉煌

华诚目前的业务范围涵盖知识产权、公司商事、数据法律与知识产权服务、资本市场、金融与资产管理、诉讼与争端解决等,横跨多个技术领域。

“近几年来,华诚的各项业务都取得了长足发展。当然,与其他业务类型相比,综合知识产权服务一直是华诚的优势服务项目,也是华诚最具特色的服务项目。”张黎明律师告诉China IP记者,“华诚如今的知识产权业务涵盖专利商标版权的代理和咨询业务、维权与诉讼业务以及数据知识产权法律业务等。华诚与知识产权结缘,得益于傅强国、徐申民两位创始合伙人的远见卓识;上世纪九十年代,知识产权在中国尚处于启蒙阶段,彼时,他们就已经敏锐地意识到了知识产权对于商业主体的重要性,并着手实践,成功代理了多起标杆性的涉外知识产权纠纷案件。此后,伴随着中国知识产权立法和司法的每一次重大改进,华诚把握时代脉搏、顺势而为,逐步发展到了今天的规模。可以说,自成立之初起,华诚的基因里就刻下了深深的知识产权烙印。”

华诚知识产权业务何以能够在二十余年的漫长时间跨度里长盛不衰、愈做愈强?刘一舟律师认为,这主要归功于华诚极为细致的分工体系、高效顺畅的协作机制、走在前沿的技术应用,以及业界一流的人才储备。“以商标业务为例,在其他律所里,商标代理和诉讼业务通常是由同一团队完成;而在华诚,我们设置了明确细致的分工体系,两项业务由两支团队分别负责专职处理。”

刘一舟律师说道:“当然,分工并不意味着割裂;在承接的每一起案件中,华诚也设置了一整套无缝衔接的协作体制。在维权和诉讼案件中,代理团队可为诉讼团队提供相关商标的丰富信息,协助办案;而在代理案件中,诉讼团队的成功经验也能反馈到商标前期的申请布局上,为申请人‘避坑’。通过不同团队的通力合作,除传统的申请和维权业务外,华诚还能为企业提供更具前瞻性的知识产权战略服务,从企业前期的品牌保护布局开始着手诊断,提出更加合理的法律建议,补齐企业知识产权布局的先天短板,使企业的知识产权工作与业务体系紧密结合、相互促进,为业务保驾护航。这样一种分工与协作模式既提高了专业度,又能给客户提供完善的、全流程的、综合性的法律服务体验,收到了显著成效。”

遴选尖端人才 专业品质为先

张黎明律师接着向China IP记者介绍了华诚的业务系统与人才机制:“质量为本是华诚一直以来坚持的核心理念,为此,华诚在2005年独立开发了一套综合业务管理系统,这是业内较早的一种尝试。通过这套业务系统不仅能够精准把握每个案件的处理进度,也能管控案件时效和分级质量审核,确保输出始终如一的高品质法律服务。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在过去三年特殊时期的远程办公期间,这套系统高效地保障了各项业务的顺畅有序运行。”

张黎明律师补充道:“在人员选拔上,华诚则注重专业人员布局,全面考察每一名专业人才的法律和技术背景、教育经历、从业经验、语言能力等,华诚还尤其注重考察和培养每一名员工对公司文化与核心价值观的深度认同。正是这一条难以量化的潜在标准,确保了华诚团队较高的人员稳定性,也为华诚的不断发展壮大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动力。很多团队核心成员在华诚工作已经超过15年,有的甚至已经有20余年,一流且稳定的人员配置,就是华诚打造高效优质、始终如一的知识产权服务的最大秘诀。”

打造精品案例 展现正道力量

凭借强大的软硬件实力,华诚多年来成功地代理了大量各类知识产权诉讼案件,包括中国内地首起外国公司间的专利侵权诉讼、首起日本公司诉中国公司的专利侵权诉讼案、首起侵犯商业秘密的刑事案件,以及上海首例跨国商标侵权认定驰名商标案等,代理的多起案件入选最高人民法院“中国法院十大知识产权案件”及省级以上法院、知识产权法院、其他机构评选的年度典型案例。这一系列案件打响了华诚的知名度,部分案例也推动了《商标法》等知识产权法律法规的修改和完善,成为华诚专业能力与职业态度的最好注脚。

“和同行业机构相比,华诚代理的商标争议确权、维权案件的数量和影响力是可观的。近三年来,华诚平均每年处理的商标争议确权案件都在500件以上,其中包括国外知名品牌在国内被抢注、国内大型企业商标被抢注所引发的纠纷。”张黎明律师告诉China IP记者。他以日本某品牌进入中国的坎坷历程为例,向China IP记者讲解了华诚处理此类案件的流程与机制。“该品牌产品在日本创立并积累了一定知名度后,因为各种原因并没有及时在中国申请保护。某些主体很快就注意到了该品牌并嗅到了商机,在中国围绕该品牌抢先进行了比较全面的商标布局,抢注的商标不仅包含该品牌名称,也包括品牌方的企业字号、产品包装上具有一定识别性的符号、文字、图形等。利用这些抢注商标,抢注者在国内推出了同类产品,也取得了较高的市场占有率,日本品牌进入中国的计划因此被阻滞。日本品牌方找到了华诚,委托我们出具商标争议解决方案。”张黎明说道。

“经过深入调查发现,这起案件中的抢注者绝非等闲之辈,其抢注商标不仅覆盖范围十分全面,而且有意识地将大量抢注商标分散到多个主体之下,其中持有商标数量最多的主体名下也仅有不到20件抢注商标,这显然是为了针对性地规避‘囤积’情形。在证明单个抢注主体构成恶意囤积商标行为较为困难的情况下,我们调整了反击策略,决定利用广泛搜集到的证据材料证明了三者的直接或间接联系,将对方的多个抢注主体串联起来。此外,我们还针对对方抢注的商标进行了全面检索,经过不懈努力,最终在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的商标数据库中找到了一件在韩国注册的相同商标,为证明对方的恶意又补充了一项重要证据。该案经过无效程序、行政诉讼一审、行政诉讼二审,再到最高人民法院再审,过程十分艰辛,好在客户既展现出了坚持维权的毅力,也给予了华诚高度的信任。最终,所有恶意抢注商标被宣告无效,日本品牌方在中国申请注册的商标也于近日获得了初审公告,华诚又一次帮助客户取得了圆满胜利。”

坚定维权信念 坚信专业力量

借着这个案件的话头,刘一舟律师也针对近年来愈演愈烈的商标抢注、囤积等乱象向广大在先权利人提出了一些维权策略建议:“证据是主张一切事实的基础和出发点,对于在先权利人来说,最重要的首先永远是要时刻注意完善保留自己使用商标的各项证据,以证明自身对商标享有最原始的权利基础。在办案过程中,我们经常发现一些当事人因为证据意识不强而导致自身的商标使用证据缺失,这难免会影响到后续维权进程。其次,也要敏锐地观察市场上的恶意抢注行为,注意保留与抢注者的恶意行为相关的各项证据。商标抢注及其使用行为往往是持续性的、时间跨度较大的,在先权利人在保留早期侵权证据的同时,也要及早寻求专业律师的介入,律师能帮助在先权利人在大量证据材料中找到真正有价值的信息。第三,要未雨绸缪,尽早做好商标的全面布局,扎好权利的篱笆,避免抢注者有机可乘。”

“最后,要坚定信心,知识产权争议案件的处理往往不是一帆风顺的,但总体而言,我国的法制环境仍在不断改善,知识产权保护力度也在持续加大。在许多案件中,当事人坚定的维权信念,都给予了我们莫大的鼓舞。我们相信,无论如何,坚持做正确的事情,最终总能赢得对权利人最为积极的结果。”刘一舟律师强调。

携手共克时艰 坚守进步之路

成立近三十年,华诚取得的辉煌成绩有目共睹。“全国优秀律师事务所”“中国最值得信任的知识产权事务所”“年度优秀商标代理机构”“商标代理服务金牌示范单位”等荣誉称号,“上海市涉外咨询机构A类资质”“上海市合同信用AAA等级企业”“上海法院首批一级破产管理人”等资质评定,证明了华诚强大的专业实力和良好的品牌口碑 ;钱伯斯、Legal 500ALB等多家具有国际公信力的法律评价机构将华诚评为中国顶级法律和知识产权服务机构,也体现了华诚的国际影响力。

过去三年间,面对全球疫情带来的种种不确定性,华诚展现了一家顶级知识产权服务机构的战略定力和抗压能力。“疫情影响严重时,华诚依托较早建设起来的电子化业务系统,保证了远程办公的顺利运转,无论是与官方的对接还是同客户的联系都没有受到影响。不可否认,疫情对全行业都造成了无法回避的影响,但在这段特殊时期里,华诚依然保持了人员和业务的稳定,甚至在过去一年最困难的时间里,实现了人员规模的增长。”张黎明律师表示,“总的来说,这也是华诚与广大客户携手并进、共克时艰的一段宝贵经历。疫情期间,华诚更多地加强了与客户的沟通,对业务流程做了更有针对性的调整,在帮助客户更好地控制成本的同时,满足他们的各项知识产权服务需求。与此同时,华诚也积极投身公益服务,通过开展公益讲座等方式,为各类商业主体恢复正常商业运营秩序提供力所能及的支持。华诚与广大客户相互理解、相互信任、相互扶持,共同走过了这段特殊时期,我想,对华诚而言,这就是近几年来我们最值得称道的成就。”

展望未来,华诚的发展愿景仍与知识产权紧密相连。“作为一家以知识产权为传统特色的律所,未来,华诚不会丢失这样的特色,并会在业务规模、专业能力、多元化程度上进一步突破,继续巩固华诚在知识产权法律服务领域的优势地位。”刘一舟律师说道,“此外,在以服务客户为导向的前提下,华诚还将紧紧跟随技术进步与法律更新的步伐,深入体察客户需求的相应变化,进行人员配备、业务流程、服务内容等方面的前期针对性配置,为适应广大客户的知识产权与业务战略调整而厉兵秣马。一言以蔽之,坚持做正确的事情,是华诚始终不变的追求。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13621279650 13621252760,邮箱:chinaip@chinaipmagazine.com
登录查看全部

会员留言


  •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全球知识产权服务机构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据悉,正在修订中的《专利法》四修,拟将恶意侵权专利赔偿额度从原有的最高三倍上限调整到最高五倍,五倍赔偿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赔偿额度,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考虑过
合理,打击侵权,确有必要
不合理,赔偿过高,国际上并无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