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促进高质量产业发展机制研究

总第167期 程德理 李文红发表,[专利]文章

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我国经济高速增长,但也存在经济结构失衡、资源短缺和环境承载压力加重等一系列问题,同时,国际竞争压力也日趋激烈,以中美贸易战为代表的科技战进入白热化,贸易摩擦常态化、长期化和复杂化。因此,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了我国经济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的战略部署,指出必须加快新旧动能转换,依靠科技创新提高经济发展质量,增强我国经济发展的动力和韧性。

知识产权制度是促进创新的制度,知识产权保护和运用关系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关系高质量发展。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是市场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凸显了知识产权对这类产业的重要意义。2012年,对专利密集型产业的研究首先在美国和欧盟发展起来。专利密集型产业对经济的高贡献率,使其成为欧美国家获得新竞争优势的重要选择(ESA&USPTO,2012)。根据美国和欧盟官方报告,2016年,美国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为38.2%,2019年,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对欧盟的经济贡献率已经达到44.8%(EUIPO,2019)[1]。但是,在我国产业政策中,相比较战略性新兴产业和高技术产业等非普惠性产业政策,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的发展还没有得到学术界和实务界足够的重视,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对经济发展的贡献率还比较低(姜南和单晓光,2016),贡献率不足27%[2];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的产业效率也远不及发达国家。因此,在高质量发展的背景下,我国应大力支持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的发展。

产业发展的高质量是高质量发展的基础与关键

高质量发展是指经济数量增长到一定阶段之后,经济发展新动能转换、效率提升和结构优化的状态。从宏观层面理解,高质量发展是指经济增长稳定,区域发展均衡,以创新为动力,实现绿色发展,让经济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地惠及全体人民。高质量发展是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为目标的高效率、公平和绿色可持续的发展[3],是经济发展新旧动能转换、效率提升和结构优化的状态[4]。从产业层面理解,高质量发展是指产业布局优化、结构合理、国际竞争力强,知识要素在产业发展中的地位强,不断实现转型升级,并显著提升产业发展的效益。产业高质量发展是高质量发展的基础和关键[5、6、7]。

产业高质量具体表现为:

一是现代产业体系全、质量高。高质量发展意味着产业规模不断扩大,现代农业、先进制造业、现代服务业等不断完善发展,形成健全的现代产业体系,其关键是制造业的发展。制造业的规模与质量,反映了产业发展的基础实力、产业体系的完整程度与规模效益。

二是产业结构优化、布局合理。产业实现高质量发展,要求产业组织结构日益优化,其关键是要加强知识资源在产业结构中的资源配置地位。

三是产业效益效率高、竞争力强。创新是产业实力的综合反映,是竞争能力的核心要素,效益提升是产业转型的重点,要以最小的质量成本产出最大的质量效益,增加产品附加值并不断提升可持续发展的能力,寻找新的动能和有力的抓手,塑造产业的国内国际竞争力。

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促进产业高质量发展机制

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有效提升现代产业体系质量

经过改革开放以来四十多年的发展,我国已经具备了较为完整的产业体系。在500余种主要工业产品中,我国有220多种的产量位居世界第一。[8]但是,总体来说,我国产业体系质量不高,知识等无形高级生产要素在产业发展中贡献较低,生产附加值低。而知识要素是现代经济增长的源动力。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能够提升知识要素在经济发展中的份额。与传统要素相比,知识产权及其他无形资产为产品带来的增加值已经高达有形资本的两倍。拥有知识产权才能占据全球产业链和价值链的高端。我国购买的产品中,三分之一的价值源自知识和品牌等无形资产。[9]

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具备将知识产权与产业活动相融合发展的特征,在这一过程中,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将知识要素不断地通过产业活动推向市场,而市场的发展又会带动产业的发展,形成更多新的知识产权,使得知识要素不断累积,促进了知识要素在现代产业体系中持续增长。高质量发展以新技术、新产业、新产品、新业态模式为核心,以技术信息等新型生产要素为支撑,知识产权的“积累—反馈—再积累”的过程即满足了这种“四新经济”的发展需求,在产业体系内部形成知识产权“创造—产业化—再创造”的正向循环机制,推动着创新一轮一轮前进与发展。

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有力提高资源合理配置能力

资源配置(resourceallocation)是指对相对稀缺的资源在各种不同用途上加以比较后做出的选择。资源的稀缺性要求人们对有限的、相对稀缺的资源进行合理配置,以便用最少的资源耗费获取最佳的效益。资源配置合理与否,对一个国家经济发展的成败有着极其重要的影响。市场配置资源的机制是资源配置的决定性力量。

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的出现是市场经济下知识产权对经济实体的贡献达到一定比例所出现衡量企业经济效益指标的产物[10],它主要运用知识产权资源获得竞争优势。这种产业分类以法定权利作为产业命名,强调知识产权与产业发展的融合[11]。因此,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具有天然的强市场导向和利益法定特征,它通过专利商标和著作权等法定利益的有效获得,引导社会资源在产业结构和布局方面向创新能力强的产业集中;通过实施专利导航,为产业发展确定较为明确的方向,在优势产业资源配置方面起到关键作用。优势资源集聚与耦合使产业创新进一步加强,提高了生产活动的效率,进而加速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扩张,同时通过知识成果的产业化,带动一批相关的新兴产业发展。与战略性新兴产业、高新技术产业等非普惠性政策相比,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的发展更具有社会公平性和持久性,更能够促进“优胜劣汰”竞争机制作用的有效发挥。

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有利于提高产业国际竞争力

知识产权如今已日益成为国际竞争力的核心资源和国际贸易的重要内容。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是提高产业和国际竞争力的重要依托。进入二十一世纪后,国际分工由传统的产业间分工转变为产业内分工,全球价值链成为构建国际分工体系的新方式。发达国家靠专利和品牌等知识产权优势长期占据价值链的顶端,获取巨额垄断利润。在世界科技竞争日益激烈的当今,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是我国参与国际竞争、实现超越发展的最好的产业形态之一。提高知识产权在产业发展中的运用与保护能力,可以使我国产业深度参与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框架下的全球知识产权治理,推动完善知识产权及相关国际贸易、国际投资等国际规则和标准,推动我国产业向价值链高端攀升。世界知识产权组织自成立以来,在全球范围内先后推动缔结了《巴黎公约》《伯尔尼公约》《马德里协定》《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等一系列与知识产权相关的国际条约和公约。知识产权的国际化发展,为遵守知识产权规则的产业和企业的全球布局与发展提供了法律保障,降低了侵权风险,铺平了跨境发展的道路。在做好知识产权海外布局的的基础上,知识产权产权密集型产业的发展,相比非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更加具有优势。

培育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的建议

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虽然具有较强的市场化特征,但是产业的发展初期还需要政府进一步推动。虽然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对于经济社会的发展至关重要,但是在我国,其发展还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目前为止,只有国家知识产权局发布了我国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目录,学者们也仍在对此进行探讨。《国务院关于新形势下加快知识产权强国建设的若干意见》指出,要探索制定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目录和发展规划,运用股权投资基金等市场化方式,引导社会资金投入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以及加大政府采购对知识产权密集型产品的支持力度等措施。

但是,总体来看,政府部门对于该产业的规划和战略还远远没有形成,目前的产业政策中也少有提及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在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培育中,知识产权的创造、管理、交易与运用需要一个既有秩序,又有竞争余地,且能保证经济效率的国内外竞争环境。政府应凭借其独特的政治优势,成为产业培育的环境营造者。因此,政府需要进一步研究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发展的规律和机制,做好政策细化,发挥自身在产业中的规划引导作用,充当好该产业培育的规划者、公共产品供给者及监督者的角色,推动实现产业的高质量发展。

(本文受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规划基金支持(项目名称:我国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集群国际竞争力提升研究,编号:19YJA630012),为项目阶段性研究成果。)

参考文献:
1 WIPO. IPR Intensive Industries and Economic Performance in the European Union in Industry-level Analysis Report, Alicante Press, 2019。
2 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密集型产业目录(2016)》(试行)[EB/OL]. [2016-10-28].http://www.sipo.gov.cn/tz/gz/201610/t20161028_1298575.html.
3 金碚.关于“高质量发展”的经济学研究[J].中国工业经济,2018(04):5-18.
4 马茹,罗晖,王宏伟,王铁成.中国区域经济高质量发展评价指标体系及测度研究[J].中国软科学,2019(07):60-67.
5 任保平.“十四五”时期我国高质量发展加速落实阶段的重大现实问题[J].财贸研究,2020,31(11):1-9.
6 辜胜阻,吴华君,吴沁沁,余贤文.创新驱动与核心技术突破是高质量发展的基石[J].中国软科学,2018(10):9-18.
7 张军扩,侯永志,刘培林,何建武,卓贤.高质量发展的目标要求和战略路径[J].管理世界,2019,35(07):1-7.
8 国家科技部.《“十三五”先进制造技术领域科技创新专项规划》. 中国工业与信息化部网站,https://www.miit.gov.cn/ztzl/lszt/tddsjcyfz/zctz/art/2020/art_93d9831d1da84c04ba19e3cf096e831e.html,最
后访问日期:2020年10月1日。
9 参见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世界知识产权报告 2017——全球价值链中的无形资产》,载 https://www.wipo.int/publications/en/details.jsp?id=4225,最后访问日期:2020 年 6 月 11 日。
10 Gervais D. Intellectual Property, Trade and Development: Strategies to Optimize Economic Development in a TRIPS-plus era [M].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7。
11 吴汉东. 知识产权法的制度创新本质与知识创新目标[J].法学研究,2014(3):95-105.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据悉,正在修订中的《专利法》四修,拟将恶意侵权专利赔偿额度从原有的最高三倍上限调整到最高五倍,五倍赔偿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赔偿额度,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考虑过
合理,打击侵权,确有必要
不合理,赔偿过高,国际上并无先例